香蜜-相见欢 1、太虚幻境

1、太虚幻境

那日润玉被天后荼姚带回天宫后,被安排在暗林后的璇玑宫中。却说这璇玑宫虽说也是主殿之一,白墙黛瓦、郁郁墨林,但是地处偏僻,罕有人至。自润玉住下,每日也不过一仙侍按时送餐打扫而已。他年纪虽小,可心里明白自己不讨人喜欢,除却逢年过节时偶尔需要的充当背景,还未曾出过璇玑宫的大门,好在他虽不记得前尘种种,好歹开蒙的基础还在,而璇玑宫中还是备有一些书册,遂靠此打发时光。

天宫与人界不同,四季如春,气候宜人。润玉属水,偶然下发觉待在水边最为舒适。好在璇玑宫里便有一深池。他每日便在池边的树下看书、习字、发呆。累了,便席地而卧,和风徐徐,也算惬意。

一日,他来此小憩,刚合眼便沉沉地睡去,却觉得身如人引,晃晃悠悠,至一所在。白阶朱栏,花鸟树亭,因天宫没有真花真草,还是第一次闻到花草馨香的润玉心下喜悦,不觉拾阶而上,只见亭中有一娉婷少女端坐其中,正在习字。

四目相对,察觉她眼中诧异,润玉心下惴惴,绞着衣角低下了头。“打扰仙子姐姐了。”

少女搁笔起身,来到润玉面前,笑道:“小仙君你好啊。”

润玉见她面无豫色,心下稍安,方随她入座。

“此处乃是我于太虚幻境中辟得一处地方,还未曾有旁人来过。”只见她轻轻一抚,案上笔墨纸砚尽数隐去,现出茶点来。

润玉见她举手投足自有其优雅气度,较之天宫大宴上见过的各路仙佛还更为出众,不由自惭,只自我介绍道:“仙子好,我叫润玉,是天界人。”

少女见他很是拘谨,柔声道:“我名清瑶,偶尔会来此幻境。润玉君既有缘来此,便让我招待一番吧。”

润玉从她手上接过茶盏,抬袖小啜一口,只觉得满口清香,看着面前少女的含笑眉眼,不知怎的,脱口而出:“我见仙子适才习字,润玉粗鄙,不知道能否请仙子教我。”

清瑶开始只当他玩笑,观他衣饰不俗,当是出自富贵之家,怎会无人教导呢。又瞧他神情忐忑,只当是一时兴起,方笑着应了。之后才发现,润玉是真的不会,虽然他也能依样画葫芦写得和字帖差不多,但是握笔运笔却不甚正确,看来的确是无人教导。

清瑶不是个话多的神仙,调整了一下润玉的姿势,便站在一旁看他临字。润玉起初不是很习惯,但是不久之后便发现按照她的指点,更为轻松,字迹也更好。

清瑶观他神情喜悦,看向自己时又满是感激,想到他年岁虽小,却行事小意,看来平时生活得不太如意,心里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。

魂魄终究不能离体太久,更何况润玉年岁尚幼,将将千余,不过一个时辰便支撑不住了,他感到有一股力量将他往来时路上拉扯,想到自他从天宫醒来,还是第一次感到如此善意,却不知还能否再次见面,心下大恫,望着清瑶,口中喏喏,眼泛水光。

只见她素手轻挥,润玉顿觉浑身一松,跌在地上。她弯腰将他扶起,却被一把拉住衣袖。“清瑶仙子,我这是?”

“润玉君,你年岁尚幼,魂魄离体太久与你无益,这便去罢。”

“可是我还能再见到清瑶仙子吗?”

清瑶瞧着面前俊秀少年神情惶惶,心中一软,抬手幻出一颗白珠,并指注入灵力后,只见白珠发出一阵七彩的鳞光,而后恢复原状,“我将这颗珠子与你,若我当时也在太虚,它可助你寻我。”

润玉欢喜地接过,将它移到自己的人鱼泪上,还变出个贝壳盛着,“谢谢清瑶仙子,我一定会好好保存的。我会再来寻你的。”

清瑶笑着挥挥手,“今日真的不能再待了,润玉君,再见了。”

润玉只觉少女笑靥从眼前隐去,再睁眼又是冷清的璇玑宫,一时恍神,电光火石间想到那颗珠子,抬起右手一看,确实多了一颗白珠,当下喜不自胜,爬起来便急冲冲地进屋,想要翻看有没有什么关于太虚幻境的书籍。

太虚境,蓬莱仙洲之中,仙家偶或魂游之地,偶有幻景现于凡间,凡人称为‘海市蜃楼’,以为海中天蟾吐纳之气所成幻象。润玉读到此处,摩挲着人鱼泪上的白珠,暗道,要是能日日得见清瑶仙子就好了。

或许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吧。润玉晚上躺在床上,左手抚摸着人鱼泪上的白珠,满心都是见她一面的念头,折腾许久,方才恍惚入眠。

清瑶是真没想到润玉这么快就能再次入梦,还能催动灵珠将自己传至正确的地点。虽然有自己灵力的缘故,但是他的天资真的是很好啊。

“清瑶仙子,我又来叨扰了。”

瞧着润玉兴奋的笑容,清瑶也觉得被他的喜悦感染了,但因担忧他短时间内频繁入梦,还是探了下他的灵台,发现并无不妥,这才放心了。

润玉自记事起,尚未得到过如此关怀,眼前心头俱是一热,忙低下头去,待敛去发红的眼角,快步入座。

“之前清瑶未曾言明清瑶乃是玉清境之人,此处给润玉君赔个不是了。”方才灵台一探,清瑶已知润玉真身为一白龙,想他自陈出自天界,便暗度他应是天帝庶长子。庶长子,从来都是个尴尬的身份,何况有那样一对父母。太微和荼姚可不是什么好人。

“玉清境?”润玉还从未听过这个地方。“润玉见识粗浅,只听过上清天的元灵斗姆元君。”

“天界之上,尚有上清、太清、玉清三境,分别为道德天尊、灵宝天尊和元始天尊所辖。元灵斗母元君是上清境的神仙,她与你们天界往来得多些。”抿了一口茶水,清瑶为润玉讲解了起来。“三清境与天界的情况是大同小异的,只是上清境的时间与天界相同,太清和玉清则有差异。太清一日,天界一月;玉清一日,天界一年。”

“因我私心想多在太虚盘桓些时日,故而选择投影于天界,方能遇见润玉君。”

“清瑶仙子,你的意思是不是以后润玉不一定能每天找你了呀?”润玉一下子就明白了她话中未尽之意。

“润玉君不必忧心,只要清瑶有空,必会来的。”对上少年期待地眼神,清瑶想了下,“这处景致亭台为我所化,欢迎润玉君随时过来。不过,还望润玉君注意身体,切莫让魂魄离体时间太长,若有不适,便赶紧回吧。”

“好的,清瑶仙子。”听她言语之中皆是关怀,润玉只觉像吃了蜜那般甜。

因有了清瑶这个朋友,润玉开始觉得每天都有了期待,习字、看书也有了分享的对象,做什么都开心。连这冷冰冰的璇玑宫都可爱起来。

更让他惊喜的事,某日天帝心血来潮招他过去共享天伦,对他的学习进度表示了满意,赏了他一只唤作魇兽的小兽为伴。魇兽,顾名思义,是一种食人梦境的神兽,当他发现魇兽能够将他的梦吐出来的时候实在是高兴极了。那样,在清瑶不在的时候,也能回忆她的音容笑貌了。